0 1分钟 2月

网友提问:

唐朝有魏征,宋朝有包拯,明朝有海瑞,为何清朝缺少铁骨谏臣?优质回答:

魏征、包拯、海瑞都是名贯千古的忠臣大士,他们的义谏使王朝的君主,在处理政务上,得到了正确的引导,家国社稷,社会人闻才会安定和谐。

唐宋明时期为什么会有铁骨谏臣!而清朝缺少这些国宝级人物呢?我想这里诸多原因,总结来说,有如下几点。

一。文化上的差异。

唐宋明是中国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朝代,他们秉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,注重文化智慧,崇尚文化魅力,所以通过严格的科举制度,选拔出优秀的人才。

例如:唐朝的文臣魏征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。宋朝的文臣赵普、寇准、包拯、文天祥等。明朝的文臣王阳明、海瑞、张居正、徐阶等。

文化和清朝存在着差异,唐宋明一直延承着中华文化的精髓,用文化去创造文明,去改变世界。还有一种以家国情怀为己任,即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的思想汇集在一起的结果,才产生了铁骨谏臣魏征、包拯、海瑞。

二。统治阶级理念存在差异。

虽然清朝承袭了明朝治国制度,但是理念上还存在差异,满清入住中原后,对于汉文化人比较排斥,朝中重要位置一般都是满人来担任。

治国方略上,依然有游牧民族的一些风格,有一些彪悍的习气参杂其中。清朝对于汉臣的进谏不是多么的重视,他们实行的是藩王诸侯制,这一点限制了谏臣的进谏。

三。清朝皇帝打击监察官员进谏,为了自己皇权不受约束与挑战。例如:1722年,康熙六十年,范长发、高怡等12个监察御史上奏“恳请皇上独断宸衷,早定储位”,结果康熙将之全部革职、锁拿,另外还将进言立储之人全部发配。

到了1723年,雍正对监察大臣,做了调整,将原来的六科归属于都察院,进谏的言官只许监察百官,不许对皇帝指手画脚,切断了言官的权力。

乾隆时期更是如此,监察进谏的官员就是一个摆设。以致后来的嘉庆、道光等都做过类似之事,于是科道官员相戒不敢言事。可以说,纵观整个清朝,就没有一个真正的铁肩担道义的谏臣

综合来说:清朝没有铁骨进谏的官员,是他们根本就不喜欢言官,也就是“忠言逆耳,”加之皇帝控制欲望太强,所以进谏只能是一纸空文。

由于打击进谏官员,造成了直言道路闭塞,大臣中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说些歌功颂德的话,或许能得到皇帝的青睐,何乐而不为呢!所以清朝没有铁骨进谏的官员。其他网友观点

文死谏、武死战,这是中国古代官场最朴素的理念!

由此,诞生了一位又一位赫赫有名的文官谏臣,如:唐魏征,宋包拯,明海瑞等,这三人在各自的时代里独领风骚,他们在皇帝的大力配合下,用自己耿直、不怕死的性格赚足了“君明臣贤”的佳话,也赢得了后人无限的敬仰!

我们不禁回过头来,诧异的问一句,那在号称举朝都是明君的大清,为什么没有出现过如,魏征、包拯、海瑞这样的谏臣?

是大清的土壤不适合谏臣的生存?还是说那些谏臣是我们不曾得知的?真相到底如何?

汪郎告诉你,清朝是有谏臣的!

估计有人要问,既然有谏臣,那为什么名不显,声不望呢?

别急,等我介绍几位清代的谏臣后,再告诉大家为何我们很少听到有关清代谏臣的事迹。顺治朝谏臣:季开生

季开生,字天中,号冠月,清初江南省泰兴县季家市(今靖江市季市镇)人,顺治六年进士,被清廷选为翰林院庶吉士。

他的出名,源自顺治十一年(公元1654年)的一道奏疏。

这一年的八月,因为地震的频发,让清朝统治者非常焦虑。毕竟此时的大清还没有完成统一,南明的反清势力,如李定国、郑成功等人,依然是卡在清廷喉咙上的一根刺。

为此,季开生提出了官员失职的十条弊端,直指清廷在吏治上所存在的严重问题。“地道不静,民不安也。民之不安,官失职也。官之失职,约有十端:一曰格诏旨,二曰轻民命,三曰纵属官,四曰庇胥吏,五曰重耗剋,六曰纳餽遗,七曰广株连,八曰阁词讼,九曰失弹压,十曰玩纠劾。”—《清史稿》

正是这条奏疏,让季开生一举成名,被人誉为“大清开国第一名谏臣”。

然而好景不长,顺治十二年秋,因为乾清宫的整修完成,清廷派遣内官奔赴江南采办家居器皿,由此在民间传出了朝廷要在扬州购买年轻女子,以充实后宫。

时任兵科给事中的季开生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他向顺治帝上了一道奏疏,尽管极具注意措词:“夫发银买女、较之采选淑女自是不同。但恐奉使者不能仰体宸衷、借端强买。小民无知,未免惊慌,必将有嫁娶非时、骨肉拆离之惨……”

但看到这份奏疏的顺治帝大怒,认为季开生无中生有侮辱了他,于是下旨将季开生革职流放,送到东北尚阳堡吹风。

我们需要明白一件事情,不管顺治有没有下达在扬州买民间女子的旨令,但季开生的一片忠心是值得称许的。然而,他还是受到了流放的惩罚,最后于顺治十六年(公元1659年)死在了尚阳堡。康熙朝御史:郭琇

郭琇,字瑞甫,号华野,山东即墨郭家巷(今青岛即墨区)人,康熙十年进士。

他能成为康熙时期的著名谏臣,在于其上了三道奏疏,每一道奏疏直击当时朝堂人心。

康熙二十七年(公元1688年)正月二十二日,郭琇第一次以监察御史(谏臣)的身份向康熙上了一道《参河臣疏》,参了河道总督靳辅和户部尚书佛伦,认为靳辅治河的方法不对,导致涝灾泛滥,危害江南,以致靳辅被罢官,佛伦被降职。

同年二月,郭琇紧接着上了一道《特纠大臣疏》,把矛头直接对准了康熙宠臣及权臣明珠,认为明珠欺上瞒下、结党营私、排除异己,直接造成了“明珠党”势力的垮台。“明珠、国柱背公营私,阁中票拟皆出明珠指麾, 轻重任意。国柱承其风旨,即有舛错,同官莫敢驳正。圣明时有诘责,漫无省改。”—《清史稿》

康熙二十八年,因为对弹劾尝到甜头的郭琇,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笔,将炮口瞄准了康熙另一宠臣高士奇及其党羽。

这一年,郭琇上了一道《参近臣疏》,弹劾少詹事高士奇、左都御史王鸿绪等人结党营私、徇情枉法等罪,再一次使得朝堂上的一股不正之风垮台。

郭琇的这三道奏疏,一时间让他名声大作,使得康熙朝堂上的政气焕然一新,故此,人送外号“郭三本”。

可惜的是,郭琇成名于三大奏疏,又因为三大奏疏招祸。

无论是明珠,还是高士奇,虽然他们的党羽势力被清理,可他们本身是康熙的宠臣,被郭琇弹劾后虽不被重用,但依旧官复原职,故此,一心要做直臣、孤臣的郭琇,遭到了二人余党的反扑,最后丢官归乡,于康熙五十四年(公元1715年)三月初七在家乡病逝。

《清史稿》对他的盖棺定论是“直道难行,不其然哉”,做一个谏臣难,圣明如康熙,也是如此!雍正、乾隆两朝谏臣:孙嘉淦

孙嘉淦,字锡公,又字懿斋,号静轩,山西兴县人,康熙五十二年进士,是雍正朝以及乾隆朝前十八年的著名谏臣。

他第一次纳谏是雍正初登基时期,面对这位一心想要将大清从康熙末年的颓废中拯救过来,并经历了九子夺嫡的铁血皇帝,他提出了“请亲骨肉,停捐纳,罢西兵”三大建议,而这恰恰是雍正初期为了稳固自己帝位,所采取的治国举措。

这道奏疏自然让雍正勃然大怒,但雍正在朱轼的劝说下,没有追究孙嘉淦。

雍正十三年,乾隆继位,孙嘉淦再次上奏疏,认为皇帝有“三习一弊”,期望乾隆能够时刻谨记于心。

平心而论,刚坐上皇位的乾隆,正处于二十四岁的大好年华,意气风发,故而,他没有对孙嘉淦的这道奏疏生气,反而赞赏有加,升他为刑部尚书,总理国子监。

此后,从乾隆元年到乾隆十八年,孙嘉淦在仕途上没有和季开生、郭琇二人那样,坎坷不平,期间虽也多次上疏,但很少涉及到皇帝本身的得失,只针对地方百姓及具体国事奏论。

如,乾隆三年十月,于直隶总督任上奏疏,放开民间酿酒;乾隆四年正月,在兼管直隶河务时,提出先治永定河的奏本;乾隆七年五月,在湖广总督任上,对治理西南少数民族时,朝廷应该注意的问题提出了建议。

故此,孙嘉淦虽然被誉为“陈善闭邪,一朝推名疏”,但其显名的只有雍正初年的《陈三事疏》,雍正十三年的《三习一弊疏》,其他奏疏只是作为一名地方官在治理地方期间,对民生安定、对社会稳定所作出的政务心得,已经没有针对帝王得失的言语犀利。

乾隆十八年(公元1753年),孙嘉淦病逝于吏部尚书的任上,算是一个好的结局。汪郎说

季开生、郭琇、孙嘉淦,是清初谏臣的三大代表,他们各自印证了清朝治理天下的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时代烙印。

如果不是对历史有特别兴趣的朋友,有多少人能够知道他们?

是他们不出名吗?当然不是!最起码,三个人在他们各自的时代里,都是朝堂、民间都闻其名!那为什么他们在现代文明社会里,却远不如唐魏征,宋包拯,明海瑞这样有名?

因为,大清不需要谏臣,需要的是听话、做事的人!

都说清承明制,但实际上,还是有区别的,因为清代统治者实行满汉分制,满官六部置汉官六部之上,这种民族优势长期存在。

当然,作为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王朝,保持本民族特权是无可厚非的,但已经从奴隶制(努尔哈赤时代,后金处于奴隶制时期)转化为封建制为主,奴隶制为辅(八旗包衣并没有废除,清朝长期带着奴隶制的残余)的社会,清朝统治者或者说八旗贵族的思维并没有完全转变过来,在这样情况下,时刻对帝王挑刺的谏臣、立志在朝中做直臣或孤臣的人,自然也就很不受待见了。

对于谏臣,皇帝是既爱又恨。

爱的是要统治亿兆生灵,维护特权,必须时刻保持警惕,就需要有人提醒;恨的是自己作为皇帝,自命是明君治世,自负之下又怎么肯接受别人像苍蝇一样在耳边喋喋不休。

在这样的心态下,清朝初期的皇帝(初了雍正外)做不出借谏臣的忠君逆耳之举动,来成就自己明君声望的演戏,没有这种需要,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宣传谏臣的必要。

“皇上圣明”,举朝文武都说皇帝圣明,你谏臣说朕不圣明,朕就不圣明了?不存在!

而嘉庆、道光以后,这种朝堂之上的颓废之风已经成为习惯,更改不了了,多磕头、少说话,事实上就是嘉庆、道光以来大清官场上的写照。

而风气有所变化,却是在同治、光绪年间,但此时的大清已经陷入了自救中,洋务、清流各分两派,纳谏没有了市场,自然也就出不了著名谏臣了。

所以,不是清朝没有谏臣,而是清朝的谏臣随着王朝的巩固逐渐被统治者雪藏,没有真正在民间留下广为传颂的佳话。

既然朝廷不宣传,百姓又如何得知?不像唐魏征,宋包拯,明海瑞,在市井民间的茶馆、酒楼中,都是说书先生卖弄自己的最佳素材,自然也就天下皆知,代代相传了。

【我是江东汪郎,带给你不一样的历史视觉!坚持原创,喜欢我就请关注我吧!】其他网友观点

谢邀。这题很耐人寻味啊。表面的原因很简单:其一,清朝与元朝一样,都是少数民族当皇帝,虽在康熙推汉化,学科举,选用了许多人才,但因很长期均有反清复明的地下活動在,它的皇权很警惿,所以前期要职均用了满人。也就是内外有别。而满人多武将出身,多懂争权夺利,如多尔袞,鳌拜,直到后来的曾格林沁等,少有懂政治。其二是清趋近代,已是积各前朝之大成。没宦官当权架空皇帝,各部集体办公,及时汇上书房御览钦批,普通的发回各部限时办理,相当于皇帝与总秘书处不脱节。又如由和珅,纪晓兰负责组织翰林院汇编四库全书,各领要务,分工明确。即使奏章不确,皇在上朝时需论证,也有例证,如林则徐的禁鸦片,道光帝先也是经辩后所批的。其实林也是谏言了,后来引发鸦片战争,被处发配新彊的。说明清也有直谏之臣,不是吗?最后我要说,清朝有史上最称大绩之君,也有史上最败家之政权。败家都知道,从道光到慈禧。而康熙是在秦的统一,汉的华旦,唐的丝绸之路显政后最辉煌大帝:拓彊土为一千三百三十万平方千米,相当于现今中国的多出近50%。收并佈政西藏,台湾。学书法,推汉化,用汉臣,达民族融合。修编史上汇总的四库全书与字典,连他的儿子雍正虽才能有限,却是最勤肯的皇帝,兴农业修漕运设票号畅物流。其实乾隆捡了便宜,真正康乾盛世是他爷,爸的业绩,他反而有玩政,和从他起有闭关鎖国之嫌,到了道光,甚至闹出”西人无膝”之笑话。总地说,清不缺能将,如左宗樘的力收新彊,施瑯的收台湾,都是千秋业绩,这也印证了康熙在史上的彪炳地位。所以,明白之君少有谏來谏去的,而从春秋起就有哭师,挡马而死谏之臣,君王装睡不醒,有几个谏成的?

翻开唐宋之后的历史,却能看到一个奇诡现象,唐朝有魏征、宋朝有包拯、明朝有海瑞等,但清朝却几乎没有挑战皇权上书直言的铁骨谏臣!

以敢于直言进谏而著名清朝孙嘉淦,给雍正上书“亲近兄弟、停止纳捐、西北收兵”,获得雍正“朕自从继位以来,敢于直言进谏者,只有孙嘉淦一人”评价;给乾隆上书《三习一弊书》,被誉为清代“奏议第一”。

但就孙嘉淦进谏内容而言,在唐宋明三朝可谓稀松平常,根本算不上死谏,但仅此而已的孙嘉淦,却能得到如斯评价,实在让人意外。

自秦朝开始,封建王朝都有一个监察机构,即御史。作为监察性质的官职,负责监察朝廷官吏一直延续到清朝。监察御史,唐宋为从八品,明清为正七品。

唐宋明期间,御史品阶虽然不高,但职权却极为重要,上可监督皇帝,中可监察百官,下可反映民间。

在历史上,虽说御史一职容易变成打击政敌的工具,但总体而言利大于弊,尤其一些死谏之臣的存在,更是一定程度上约束了皇帝百官行为,让他们无法为所欲为。

尤其明朝,御史犹如战斗机一般,战斗力彪悍的连皇帝都颤颤发抖,明朝多数皇帝都被痛骂过,当然其中一些御史惨遭廷杖,但御史却前仆后继,到了中晚期之后,皇帝也不敢轻易廷杖了,最典型的是万历皇帝,直接给烦的躲进小楼成一统。(明朝是科道体系,“科”是六部下面的都给事中、给事中,七品官,但官小权力大,“道”是十三道御史)。

其实,看似增加了一道,仿佛比明朝更重视监察,但实际只是一个华丽的摆设,甚至清朝皇帝不停的打击监察系统。

1645年,科道官员许作梅、李森先、吴达等以“所行弗类”弹劾冯铨与孙之獬、李若琳,后三者在剃发易服中居功至伟,按说科道官员风闻言事是本职,但这些科道官员却遭到多尔衮严厉逐一审讯,其中李森予被革职。

1654年,兵科给事中李䄄上疏,指出“逃人法”的种种弊端,切中时弊,但最终不仅被罢官,且还被发配黑龙江。

1722年,康熙六十年,范长发、高怡等12个监察御史上奏“恳请皇上独断宸衷,早定储位”,结果康熙将之全部革职、锁拿,另外还将进言立储之人全部发配。

1723年,雍正做了一次重大改革,实现“科道合一”,即六科归入都察院。简单的来说,就是让六科同十四道御史只能监察百官,而无权向皇帝进谏。所以在雍正之后,我们更是看不到清朝敢于议论(仅是议论,而非直谏)皇帝或皇家之事的大臣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